? 第7章 功法-渔色人生 365bet最新体育备用网址_365体育在线下载_365体育网投安全吗

渔色人生

第7章 功法

钓鱼1哥2017-4-12 21:37:17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等那奇异的力量在身体中运行的时候,江边仿佛进入一种极其神秘的状况,然后他仿佛睡着一般,忘记了自我。

????这个时候,如果有人站在江边的屋子里的话,便可以看到,江边的身体仿佛放射着荧光,四周不断有着微不可察的光点不断涌向江边的身体。

????又过了许久,江边身上开始起了变化,皮肤上开始沉积一些黑黝黝的东西,一股淡淡的臭味在房间里飘荡,江边似乎在睡梦中闻到了这股味道,皱起了眉头。

????当半山村的公鸡最先宣告新一天的开始之后没多久,太阳从东边的鹭鸶山慢慢升起,柔和的阳光开始照耀着大地,半山村开始热闹了起来。

????“宝崽,快点起来,今天我们一起赶集去,妈给你买身新衣裳。”刘慧君早早地将自己7岁的儿子叫醒。

????刘慧君结婚也结得挺早,这是她的小儿子,叫江宝全,大女儿江晓晓已经十岁了。一大早,刘慧君便做好了早饭,刘慧君家是村子里吃早饭最早的一家,由于两个小孩都已经上学,所以,刘慧君已经习惯了在早上七点吃早餐的习惯。别的农家一般是到了九点,干了一早上农活之后,才回家吃早餐。

????刘慧君正忙活着,便听到外面江春生的婆娘姜花花在那里骂咧咧个不停。

????“天杀的,偷了我的菜,吃了不得好死!短命鬼!......”姜花花义愤填膺,骂得极其惨烈。

????刘慧君打开门,遥遥地问了一声,“花花嫂子,你家又丢东西了么?”

????“那倒没有,不过应该会丢,昨晚我闻到了菜香了呢!先骂了放到这里。”姜花花清了清喉咙说道。

????“吃了我家的菜,不得好死。全家死净死绝!……”姜花花不仅没有停止骂人,反而越来越起劲。

????“这花花嫂子也真是的,人家菜香就一定偷了你家里的菜?”刘慧君扑哧一笑。不过她也清楚,实际上这姜花花每次指桑骂槐骂的都是江边,欺负人家就是一个人。

????“谁说不是,活该他们家被江边那小子整蛊呢!”邻家的妇女也闻声走了出来。做得过分了,总是会有人看不过眼的。

????鳖王死了之后,毕竟这江边是捡来的,他的堂兄弟们不再像往曰那样帮江边了,姜花花也慢慢地越来越过分。

????江边一个大男人自然也不好跟一个婆娘家较真,一开始还应几回,到后面干脆假装没听见,反正自己没菜的时候,也有下手的目标。这都提前付款了,下次不找她家找谁家?于是原本还种点小菜的江边,干脆直接在菜地里种了几棵果树,放在那里也不管它们长得怎么样。

????姜花花骂咧咧的走了,声音却在半山村子里回荡着。

????江边醒过来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打坐在床上,这么一晚上,脚上也没有任何酸麻的感觉。

????“嗯?”江边闻到房子里一股极为难闻的奇臭味,四处嗅了嗅,才发现这股臭味居然来自于自己的身上,用手往身上一摸,居然揉出一坨漆黑的物质,气味极其难闻。

????“昨天晚上不是洗过澡么?哪里有这么多的臭东西?”江边很是奇怪。

????虽然江边很懒,房子里卫生条件自然也算不上好,不过不管是冬天夏季,江边每天都会洗一个冷水澡。由于经常锻炼,江边极少生病。

????细细搓了好几回,身上才没有了那股极其难闻的气味。身体却无比的清爽,江边仿佛觉得整个世界都发生了改变,仔细体会时,又觉得什么都还是原样。破旧的房屋依然破旧,散发出一个微微陈腐的味道,晨风吹进来丝丝泥土的芳香,里面还夹杂着一些花草的气息。

????但是江边总觉得一切与往曰有所不同,若是平曰,江边肯定不能够将一切体察得这么细致,那晨曦中飞舞的昆虫发出了低声的吟唱,远处山林里山雀愉悦的欢唱。甚至,墙角边的蚂蚁窝里,江边也似乎听见了它们的细语。若是平曰,自己能够听得见么?

????一夜醒来,巨大的变化让不喜欢思考问题的江边略微有些苦恼。江边痛苦的抓了抓脑袋,使劲地想究竟哪些地方与往曰有所不同,回想究竟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样的事。

????仔细一查看,却无法想起昨天晚上睡着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。但是记忆里却多了一段不是很理解的古朴的歌诀。只有小学学历的江边自然难以理解那样深奥的内容。另外,还有一个非常怪异的运行图,虽然不是很理解,但是研究过武侠小说的江边还是能够知道,那似乎是一副修炼的行功图。

????江边的意识随着行功图的方向移动的时候,猛然感觉到身体中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开始在身体里运行起来,竟然正是按照行功图的方向运行。

????“难道是内功秘笈?什么时候我竟然得到了内功秘笈呢?”江边大惑不解。就在江边意念转移的时候,那一股疑似“内力”的东西马上又消失得无影无踪,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。

????虽然昨天晚上吃得很饱,但是一大早起来,肚子里早已经是空空如也,咕咕直叫了起来。

????“今天得去街上将昨天钓到的老鳖给卖了,买点米回来,不然一个大老爷们竟然饿死,还真丢不起那个人。”江边心中想,那内功的事情早已经被他丢到九霄云外。

????半山村上一趟街却并不容易,每天只有两班船,上午一班,下午一班,上午一班是早上八点半钟出发,若是坐满了,会有所提前,而如果人少,又会稍稍晚一点。

????江边匆匆洗了把脸,在水罐里瓦了一碗水,咕嘟一口喝了下去,然后在墙角边摘了一根黄瓜嘎嘣嘎嘣的吃了起来,随手提着装老鳖的鱼篓,将门一带,走了出去。

????江边的家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不招贼,房门就是不关也不会有人打主意。

????“江边,你个鳖娃子也去赶集?”刘慧君眼睛很亮,一眼便看到慢悠悠走过来的江边。

????“是啊,有意见么?就许你们婆娘家上街,不许我们爷们上街?”江边笑道。

????“你也是爷们呢?我咋就看不出来呢?”刘慧君说道。

????“看咋看得出来,试试你就知道了!”江边怪笑了一下。

????旁边一个半山村的汉子也笑道,“是啊,刘干部试试啊!看一看小鳖王是不是真爷们哩!要我看,八成不是。”

????“你咋不叫你婆娘试呢?你婆娘不就在么?”人群中一个妇女笑道。

????“我婆娘长地寒碜呢!我怕对不起这小兄弟。这么俊的娃,怎么也得刘干部这样的俏婆娘才能试呢!”那男子也不恼,笑着说道。

????一见一大群老爷们老婆娘接上了嘴,江边连忙退到一边。和这些人去说嘴,不如直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。

????“咦!江边,你也去镇里赶集去?”

????一个动人的声音在江边的耳边响起,江边回头一看,却是李月季。

????“呵呵,李老师。不是星期六放假么?怎么不在家里玩两天?”江边吸了吸鼻子,李月季身上传过来的一股淡淡的香味非常令他着迷。

????看到江边刚才那个稍微有些轻薄的动作,李月季皱了皱眉头。不过还是温声说道,“毕业班马上就要升学考试了,周末的时候,要给学生做一些辅导呢!昨天回家拿点东西。我们这里交通也太不方便了,回来一趟真不容易。还好上午我请了假。你去镇上买东西么?”

????江边点点头,“嗯,买点东西。”

????江边不喜欢李月季这种高高在上的神气,也有些抱怨自己,为什么之前不能争气点,多赚点钱,在李月季面前能够抬起头来。

????其实李月季并没有看不起江边的感觉,但是那种优越感却是无时无刻不流露出来。或许在江边的印象中便是这样。

????李月季的白色连衣裙在鹭鸶江的微风吹拂下,不断的飘拂。阳光照在李月季的面额上,闪闪放着光芒。让李月季看起来像一个飘飘欲仙的仙女。

????江边离李月季不足一米,但是江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,竟然如同天堑一般。

????这一刻,江边真想重新为人。

????“回去,我就要努力挣钱,我江边不比村子里的人蠢,虽然没有什么技术,但是我还不能学么?我有的是力气,就是出去打打小工,一年也能够挣下不少钱,至少不会像在半山村,这么靠钓鳖鱼糊口要强。老子要赚钱,赚很多很多的钱。将来就是要娶李月季这样的婆娘!”江边的心中思潮如同鹭鸶江里翻滚的波浪不停的翻滚。

????李月季显然没有看出来江边此时的心里是多么的不平静,当然她不会去在意江边的内心。江边从半山中学被开除的那一天起,就与她不再是一类人。而当李月季成为一个光荣的老师开始,两个人之间便似乎有了一个天堑。

????“这个家伙真是帅,可惜是个农村汉子。”李月季看了看剑眉舒展的江边,心中不由得叹息。

????过了一个多小时,船终于将半山村的人送到了山门镇里。

????船才一停下,所有人匆匆从船上涌向码头,走进熙熙攘攘的闹市,江边很快便失去了人群中李月季的踪影。

????几台三轮摩托车在码头边大声的揽着生意,“上车三块,上车三块。”不过长村子里人没有几个舍得花上几块钱节约并不是很宝贵的时间。只有李月季这样的半个城里人才会照顾一下三轮车的生意。

????摩托车很快发出一声轰鸣,然后飞驰而去。

????江边吸着浓郁的汽油烟味,向着农贸市场走去。

????;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>